磨刀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磨刀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浮来惊魂中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4:38:40 阅读: 来源:磨刀石厂家

见大家都沉默无言,魏刚闷闷的说:“天气不好,杜师傅又出了事情,不如我们回去吧。”从上山到现在,魏刚一直很少说话,他最近家中遭遇大祸,多亏了杜师傅和朋灵的帮忙,才从困境中摆脱出来,这次所以答应陪大家登山,只为了感谢的杜师傅,早在上山之前,杜师傅就把上山的凶险和道理跟他讲过,他本性直爽粗鲁,不相信那些超验之谈,但前段时间的经历过于诡异,让他对这次登山之行先存了畏惧心理,眼下又见楚楚表现异常,不由打起了退堂鼓。

“我不下山!”小岩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,“找到杜超,揭开幽洞之迷,是杜师傅生前最大的心愿,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,终于来到山上,如果半途而废,怎么能对得起杜师傅?要回你们回,不找到幽洞我绝不回去!”

乌云压在头顶,空气愈加沉闷,山林中如同到了夜晚,十步之外,几乎看不清人的面目。所有人都木然呆立着,杜师傅死亡的消息带来的不止是悲痛,还有一丝令人心神战栗的恐慌。杜师傅一直身体不错,怎能毫无原由的猝死?大家不约而同的记起临?星岸攀Ω稻纳裉撬缭ち系绞裁矗?/p>

过了一会,张迈看看天空,喃喃说道:“天要下雨了。我们该找个地方避一避。”楚楚与杜师傅并不熟悉,她从大家的争论里听出一点端倪,原来他们此次登山并非游玩,而是寻找一个与杜师傅有关的山洞,于是问魏刚:“我们现在离要去的地方有多远?”

魏刚摇摇头,迷茫的说:“天这么黑,我们无法分辨到了哪里。也许就在洞口的附近,也许还离的很远。”

陆峰说:“小岩说的对,我们不能放弃。只要能找到那道悬崖,就能找到洞口。”

山坡渐渐陡峭,树木也更加粗壮,这里人迹罕至,沿途野草没到小腿。大家打开了手电,朋灵依旧走在前面,大家踩着他的脚印艰难前进。登上下一道山梁的时候,都是筋疲力尽了。

楚楚抓着魏刚的胳膊,气喘吁吁的问:“好累,还有多远啊?”魏刚四下里看看,立身之处草木稀疏,竟是这座山梁的最高点,从山林里钻出来,被山风一吹,顿觉身上寒冷。举目看去,前面又是一座高峰,因为天色太暗,只能模糊的看到山腰之上云烟缭绕,摇摇头说:“可能就在前面吧。”

楚楚问:“你们到底谁认识路啊?”

晓璐咬咬嘴唇说:“上次来的时候,天气晴朗,现在天这么阴暗,恐怕我们已经走错路了。”陆峰也迟疑地点点头:“我不记得到过这里。”

楚楚不高兴的说:“大家都不记得道路,怎么找那个山洞?浮来山这么大,难道我们要从头走到尾?”

小岩一改平时嬉笑无状的作风,皱眉说:“魏刚和陆峰都到过山洞,从我们走过的路程推断,洞口应该就在附近了。只要我们有耐心,总会找到的。可是这天气,只怕,只怕……”他连说两个“只怕”,却没有说下去,楚楚看了他一眼,奇怪的问:“只怕什么?”

小岩眼神深沉苍茫的近乎绝望,直勾勾的盯着前面,而前面那座大山在他的注视之下,更加阴沉而高挺,在飘忽的雾气里若隐若现。小岩似乎忘记了眼前的处境,顺着楚楚的话,喃喃的答道:“……只怕有东西!”魏刚站在小岩一侧,闻听此话,打了一个寒战。楚楚握着他的手,感到他手心瞬间冰凉。

天空中乌云流动,好象什么东西正拨弄着云层。雾气从身后的山林里蔓延过来,山林的颜色是黑的,把乳白色云雾也染黑了。几个人的身影都模糊起来,楚楚突然感到惶恐,雾气里似乎缠绕着无数的触须,正贪婪的舔噬着自己的脸颊。那种黏糊糊的感觉让她浑身寒毛耸起,赶忙贴紧魏刚。

雾气里传来小岩低沉的声音:“有东西,果然有东西!在我们周围,它们来了……”话音未落,远处传来沉闷的鼓点,仿佛古战场上的两军对垒,呐喊声清晰可辩。几个人聚拢到一起,楚楚惊悸的问:“那是什么声音?”

张迈站在魏刚身边,转头安慰她道:“别怕,无论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都当没有发生。”楚楚看看其他人,每人都神色紧张,分明在惊恐的等待着什么。她陡然记起小青关于浮来山闹鬼的话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暗想:“难道传闻是真的?浮来山当真有鬼?”当下颤声问道:“是不是有鬼?”晓璐见她怕得厉害,忙握住她的手,低声说:“别怕,没有鬼。有鬼也不怕,朋灵会保护我们。”

“朋灵?朋灵怎么保护我们?”楚楚不解的问。

提起朋灵,她突然意识到,那个年轻人果然有些与众不同,无论陆峰还是魏刚,似乎都对他存有莫名的敬畏,更奇怪的是,上山以后,除了宣布杜师傅死亡,几乎没听他说起一句话。此时转头寻找,见薄雾在每一个人脸上流动,几张苍白的面孔里,独没有朋灵的影子,吃惊的问:“朋灵哪里去了?”

张迈也没看到朋灵,忙说:“大家走到一起来,别散开。”又问道:“朋灵,你在么?”

远处沉闷的鼓点声陡然宏大起来,中间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和哀鸣,仿佛战争从遥远的山后奔突到了左近,并不断向他们的立身之地逼近。他们清楚的听到了交战双方的人喊马嘶,烈焰在燃烧,宝剑刺穿了胸膛,连破空而来的弓箭,都带着刺耳的哨音。战马摔到了,有人在痛苦的咒骂,那声调颇为奇怪,全然不象是中国的语言。

“他们来了,真的来了!”小岩声调里带着恐慌,“大家靠到一起,闭上眼睛,什么也别想。”

“朋灵……朋灵!”张迈没有听到回答,更加焦急的大喊起来,他们背靠背围成一个圆圈,楚楚拉着魏刚和晓璐的手,感到两人手心都是一片冰凉。

角鼓争鸣的噪音里,传来朋灵清晰的声音:“我在这里。”楚楚睁开眼睛,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浑浊的雾气里走来,他的身后,竟有无数晃动的影子,若隐若现,她吃惊的向四下里看去,四周全是这样的影子,一股血腥的气息从脚下升起,那雾气仿佛从鲜血里蒸腾起来,渐渐变成了红色。

“这是在哪里啊?我们该怎么办?”楚楚带着哭腔问道。

“跟我来。”朋灵的声音穿透雾气,依旧沉静冷漠,没有丝毫变化。

几个人手牵手,朝前面走去。水气浓重,已经辩不出方向,脚底是一个下坡,早就没有了路,大家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朋灵。对面雾气缭绕的山峰,已经完全看不见了。大家凭着刚才的感觉,知道正朝山峰的方向前进。

离奇的声音还在鼓噪,雾气中模糊的人影跟着他们缓慢的移动,却始终走不到近前。别人似乎早已见惯不怪,都默不作声。楚楚忍着心头的惊恐,身体前倾,颤声问魏刚:“你看到那些的东西了么?”魏刚的手还是冰凉,点点头,轻轻捏了捏她的手。

脚底的旅行鞋被草尖雾水打湿了,黏糊糊的感觉让人全身起腻。楚楚说:“还是不要向前走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然而没有人回答,也没有人停下来,连魏刚也保持沉默。路越发的泥泞陡峭,因为越走越急,不断有人踉跄摔倒,若不是大家互相搀扶着,只怕倒地的人要滚下山坡,摔个头破血流。

雾气中的人影越来越多,它们不再移动,稀疏的飘散在周围,似真似幻。楚楚不再怀疑,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鬼无疑了,可是还是不明白,魏刚他们为何要闯到这个可怕的鬼阵里来?

不知走过多久,终于到达坡底,地面明显的平缓起来,隆隆的雷声从山后传来,雨点终于落下来。在陆峰的指点下,大家七手八脚的打开行包,原来每人的包里都有一件雨衣。只有楚楚手足无措的站在当地,她出门的时候,天气晴朗,甚至没有想到带把雨伞。魏刚把自己的雨衣披在她身上,反手从包中掏出一把雨伞。

雨水驱散了浓雾,那些古怪的声音和人影也渐渐远去了。云层不再那样浓厚,天空经雨水冲刷,比刚才明亮了许多。山坡陡峭而阴森,青色的山峰如同威严的巨人,静静的矗立在面前。楚楚暗暗松口气,这才发现被草丛雾水洇湿的裤腿和鞋子,竟然透出暗红的颜色,仿佛曾经沾满了血迹。雨势很快大起来,大家手忙脚乱的穿好雨衣的时候,外衣都淋湿大半了。

张迈也抽出了一把伞,大声说:“好大的雨啊,我们在这里避一避吧。山崖这么陡,会摔下来的,等雨小了上去不迟。”陆峰等人都点头同意,纷纷抽出雨伞,搭成一个临时的小亭子。虽然“亭子”不断漏水,总比暴露在大雨中来得舒适些。

雨越来越大,没有马上停止的意思。从伞下看去,他们立身的地方正是两座山峰的谷底,雨水从山坡上流下来,很快汇成了一道小溪,哗哗的从他们脚边流过。鞋子早就湿透了,风雨中的寒意愈加清冽,一阵冷风吹过,每个人都禁不住打个寒战。

大家相互扶持着,趟过溪水,移到一处高地,楚楚看到,原来别人的衣服上,也都沾染着一些暗红的血迹。小岩看着天空,恨恨的骂道:“怎么遇上了这种鬼天气?”楚楚听到这个“鬼”字,猛地想起白雾中人影,战战兢兢的问:“你们有没有看到,刚才在雾气里,很多影影绰绰的东西?那是不是鬼?”

狂神霸业最新版

山海之痕内购免费版

我去西游最新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