磨刀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磨刀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老兵泉州解放前后那些事儿古城解放将近66周年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22 01:53:25 阅读: 来源:磨刀石厂家

口述人物NO.5

龚书群,生于1939年,培元中学退休历史老师、文史研究者

陈鼎元,生于1940年,食疗保健顾问

许其明,生于1944年,工厂退休工人

闽南网6月5日讯 1949年8月31日,中共领导的游击队抵达泉州。当天下午,解放军先遣部队进城与游击队会师,晋江县城(泉州城)宣告解放。每年9月1日,长鸣的防空警报声划破长空,响彻泉州城市的每一处角落,以这样特殊的方式纪念着泉州解放纪念日。

如今,泉州解放已经过去将近66周年。曾处在泉州解放前后的小娃娃和少年们,或年过古稀,或已近耄耋。唤起数十年前的回忆,有哪些事情,是他们一生难以忘怀的?

许其明向海都记者口述

黑衣游击队 土黄衣解放军

许其明:8月31日那天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

当年我们一家住在现中山公园附近,那天上午,我看到穿着黑色衣服的游击队进城,人数并不多。父亲站在窗前一直观望,突然指着不远处兴奋地说:“来了!来了!他们来了!”循着父亲指着的方向,我看见游击队员背着枪步行经过。

当天下午,解放军先遣部队也进城了。他们穿着土黄色的服装,带着机关枪和小短炮。走在前面的人,还骑着马。他们聚集在中山公园原来的体育场上,大声地唱着军歌。我好奇地跑到人群中围观。看到那些钢枪铁炮,稀罕得很。

虽然那时我还小,但因为父亲是培元中学的老师,参与一些地下情报的传送工作,所以一家人对于当时的形势,有一定的了解。

龚书群:那一天,身边很多大人都在谈论同一件事:解放军进城了,泉州城解放了!当时我还是小男生,好奇想去看看,但祖母吩咐我,不要到街上去。

龚书群向海都记者口述

带烙印的战马 流鼻涕的驴和骡

(年近八旬的龚书群,因肺癌刚从医院回家休养不久。接受采访时,头发花白、戴着眼镜和助听器的他,斜45度半仰着头,开始一点点地回忆起当年。)

龚书群:8月31日过后,我们家隔壁和对面民居的空房间里,陆续有军人借住。借住时,队伍是流动的,有人走也有人来。做饭时,他们会在公共的空地上架起锅灶,会自己去买菜,从不会吃老百姓的粮食。有一次,我在路上遇到买菜的军人,说的普通话,但卖菜的商贩不太会说普通话,只好掺杂着闽南话说:“老将,老将,我不会缺斤短两啊,你看好秤啊!”那时候,很多年纪大的人,都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这些军人,有人喊“勇哥”,也有人喊“老将”,都是用的闽南话。

当时,军队的马、驴和骡子,就绑在路边的树下。我那时在通政小学念书,放学经过时,都会好奇地打量。有一次,我发现有的马身上有特别的烙印,就鼓起勇气问一旁的军人叔叔,他耐心地解释说:“不要小看这些马哦,它们可都是斩获了战功的马。打仗时,有一些小型的炮,可以架在马背上开炮哦。”军队进城时,泉州天气还比较热,很多驴子和骡子受不了当时的天气,躺在地上一直流鼻涕。这一幕,我现在仍清楚地记得。

国民党兵迟到遭打

撤退时路上挖大坑

陈鼎元:解放前,我们村里有国民党军驻扎。每天早晨,他们都会在村里的空地上操练,我总是透过祖厝的窗子,默默地看着。我记得那天,大概是解放前3天,我和往常一样趴在窗口看他们操练。紧急集合的哨声已经吹响,却有一名国民党兵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列队。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他被要求脱掉裤子,长官模样的人拿扁担打他,一直打到扁担断成两截。后来我避难回村的时候听说,这名被打的军人因为伤势严重,在大部队撤离时没有同行,躲了起来,后来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了。

当时,我和母亲相依为命,担心会打仗,和母亲回惠安娘家投奔亲戚。那时候,街上冷冷清清的,大家都不敢出门,母亲带着我,走在去惠安的路上。当时的路大部分是土路,刚出发不久,就看见原本就不宽阔的路上,出现了深达三四米的大坑,被挖出来的土也堆在路上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国民党撤退时,为了让解放军不那么快追上而有意为之。

国民党军空袭

飞行员跳伞被俘

龚书群:解放初期,轰隆隆的飞机声响彻泉州城区上空。国民党军队的飞机低空盘旋,不时投下炸弹。那时的我还不是很懂得害怕。周边的人喊着“快跑啊”等话,家人拖着我赶紧逃跑。我们一路逃到清源山脚下。逃跑过程中,我才渐渐感觉到,原来死亡离我这么近。

后来,我们有了高射炮,国民党军的飞机和炸弹才不敢那么猖獗。我记得有一天,又是国民党的飞机过来轰炸,当时,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有了新武器。在飞行中,一架飞机被击落,飞行员跳伞后被俘,被押到了涂门街清净寺对面。那时候,大家都没见过飞行员长什么样子,稀奇得很,都围过去看,街上人山人海的。我当时也去了现场,但是除了人墙外,什么也没看到。之后,就看到载着飞行员的吉普车驶出人群。

陈鼎元:1955年前后,我上初中,我们的教室在天妃宫(现在的天后宫)里。每次听到炮响和防空警报,我们同学就会一起跑去躲起来。当时,他们的炮弹都是往大桥、大路上丢,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我们主要的交通枢纽。(海都记者 刘淑清 田米 吕波 文/图)

(龚书群、陈鼎元、许其明口述,刘淑清整理记录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深圳种植牙降价

合肥焦作激光治近视的价格

断牙修复

自体脂肪填充额头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