磨刀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磨刀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真正爱鸽子的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1:22:02 阅读: 来源:磨刀石厂家

从前,有个富家公子,名叫杨亿,他又一个别的爱好,喜欢养鸽子。

这位杨公子打小就爱在鸽子身上花费心力。每年冬天转冷之前,他都要四处采买上好的丝茅草,铺在鸽舍里给鸽子保暖;等到夏天三伏天的当儿,也忘不了准备一大锅用金银花熬制的淡盐茶让鸽子喝了消暑,年年如此。

鸽子喜欢犯懒,经常有睡得太多而死的。杨公子专门去了一趟广陵,花了十两银子的高价买了一只叫“夜游”的小鸽子。这家伙个头不大,可就爱在夜里活动,把它放人鸽舍之后,就再没有鸽子因为睡得过多而死掉的。有相熟的朋友知道他这个爱好,开玩笑说他养鸽子比养孩子还上心。杨公子听了只是笑笑,并不生气。

这么多年来,杨公子养过的鸽子不计其数。不用说山西坤星、山东鹤秀、贵州腋蝶、河南翻跳、浙江诸尖这些常见的名贵鸽种,就连常人难得一见的靴头、点子、大白、黑石、花狗眼、玉带围等稀罕品种,他只要随便看一眼就能说出鸽子的品种。在山东这个地方,只要说起养鸽子的人,没有不知道“杨亿”的。

一个夏夜,杨公子检查完了鸽舍,还没什么睡意,就叫下人李三儿温了一小壶白干酒,准备了几个小菜。他拿了酒,在自家屋子的听雨斋里,自己喝起酒来。看着窗外月亮又大又圆,杨公子觉得心情很好,随口吟起了李白的诗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,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。

正在此时,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。杨公子上前开门,来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穿一身白衣服,长得十分英俊,不过杨公子并不认识他。杨公子说:“请问公子是谁?为什么深夜到我家来呢?”

年轻人笑着拱拱手说:“我是一个到处漂泊的人,这次路过山东,听说杨兄家中的鸽子非常好。我也很喜欢鸽子,想来饱饱眼福。只是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,只好深夜来访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一听来人也爱鸽子,杨公子别提有多高兴,拉着年轻人就去了鸽舍,把自家的巫山积雪、平分春色、十二玉栏杆等好鸽子都拿出来给年轻人欣赏。

年轻人一边看鸽子,一边称赞说:“大家都说杨兄养的鸽子是山东第一,今天我看到了,果然很好。我也随身带了几只不错的鸽子,杨兄愿不愿意到我那里去看一下?”

这时已经是半夜了,可杨公子一听说看鸽子,赶忙跟着年轻人往外走。可是这年轻人住的地方却有些奇怪,不在县城里,反而在郊外的坟场边上。路上除了他们两个,什么人都没有。偶尔跑过两只野猫,树上黑乎乎的鸟“咕咪咕咪”地叫,叫得杨公子心里很害怕。他多少有点儿后悔,他不认识这个人,糊里糊涂跟他出来,去的地方也奇怪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年轻人像是知道杨公子的心事一样,安慰他:“杨兄不必担心,再走几步就到了。”说着就见前面有个大院子,空旷得很,一点灯光也没。杨公子觉得很害怕,说什么都不肯进去。年轻人笑了笑,强拉着他走进院子,说句“杨兄稍等”,也不点灯,只是站在院子中间,“咕咕”地学鸽子叫。

忽然,两只鸽子应声而出,样子跟普通鸽子没什么不同,毛色却是少见的纯白。年轻人的叫声像是号令一般,指挥着两只鸽子在房檐下来回转圈、相互搏斗,每搏斗一次,两只鸽子都要来个漂亮的空翻。年轻人又一挥手,两只鸽子立刻停下来,并排着飞走了。

接着,年轻人从袖中抽出一支青翠的玉笛,放在嘴边吹起来。一大一小两只白鸽马上飞来,落在杨公子面前的台阶上。大鸽子像仙鹤一样伸长脖子,杨开宽大的翅膀,随着清越婉转的笛声,大鸽子一边叫一边跳,很像领舞;小鸽子像燕子一样,绕着大鸽子翩翩飞舞。它们的叫声跟笛声一唱一和,优美动听。一曲跳好了,年轻人一挥手,说声“去”,两只鸽子就听命令飞走了。

一旁的杨公子看得目不转睛,反复念叨着:“妙啊!妙啊!”夸个不停。可过了一会儿,杨公子却看上去十分伤感。

年轻人见到杨公子不高兴,就问他:“杨兄为什么不高兴?不如说出来,我也许帮得上忙。”

杨公子叹口气:“唉,你明天就要离开这里,只怕以后见不到你了。我很幸运看到这么好的鸽子,却没办法天天看到它们,叫我怎么高兴得起来?”

年轻人思考了一会儿,嘴里发出“咕咕”两声,又有另外一对白鸽飞来,停在他指尖上:“这对鸽子虽不如前面两对好,也是我非常喜爱的。杨兄既然如此爱鸽子,和我就是好朋友,这对小鸽子就送给杨兄作为礼物吧。”

杨公子见这两只白鸽浑身雪白,眼睛像上好的琥珀一样幽深闪亮:肚子上绒毛下的身体晶莹透明,几乎能看到心脏在“扑通扑通”地跳动--这正是他百闻而没能一见的“靼鞑”,在整个山东都未必能找出一只!

可他还是不停地唉声叹气:“这对‘靼鞑’是很宝贵的鸽子。可刚才那两对鸽子实在是太好了,如果我能有其中一只,这辈子就没什么可求的了。”

年轻人将鸽子送到杨公子手里:“其实,我还有更好的鸽子,本来想给你欣赏一下。可杨兄实在想要我耶两对好鸽子,我就觉得很为难了。”

杨公子心里一跳:“什么?还有更好的鸽子……”正在此时,只听见院落外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,夹杂着长一声短一声的“杨--公--子--”,渐渐地往这边来。原来是李三儿见杨公子出门太久,夜又深了,怕他出什么事,所以带着人出来寻找。他领着一群家丁,拎着杨府的灯笼,来到了院门口。

回头再看,那年轻人已经不见了,只见一只世界上少有的大白鸽展翅往夜空深处飞去。那所大院落也在瞬间消失,只剩下一个孤坟、两棵柏树。杨公子心里琢磨着,这年轻人该是传说中的“鸽王”变的。

不知不觉过了两年,鸽王送给杨公子的那对白鸽陆续生下了三对儿女,都是最好的鸽子。杨公子爱护得不得了,不管别人怎么要都不给。

一天,父亲的一位朋友来家中叙旧。这人姓胡,是朝廷的正四品大员,被皇上委派来山东做大官,非常有势力。他见了杨公子,不经意问道:“听说贤侄养鸽子很有本事,什么时候让我欣赏一下鸽子啊?”杨公子连忙答应:“世伯放心,小侄一定会把鸽子准备好,送到府上给您看。”

等到选鸽子时,杨公子犯了难。杨家的名鸽“靼鞑”价值连城,大家都知道。眼下这位胡大人又是大官,如果把“靼鞑”给他,自己是真心舍不得;可要给他普通的鸽子,又怕得罪了他,惹祸上身。思来想去,杨公子把心一横,把鸽王给他的那对“靼鞑”送去了胡府。

过了一阵子,杨公子又见到这位胡大人,以为他收到名贵的鸽子,一定很高兴。可两人说了半天的话,胡大人一句鸽子的话都没提。

杨公子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敢问世伯,前些日子送到府上的鸽子,您觉得满意吗?”

胡大人这才想起来:“哦,那对鸽子啊。味道确实不差,鲜嫩肥美。贤侄果然会养鸽子。”

杨公子大吃一惊:“世伯您……是……把鸽子……烧着吃了?”

胡大人看他脸色不对。有点纳闷:“对啊。”

杨公子急白了脸:“世伯!那可不是一般的鸽子,是名鸽‘靼鞑’啊!”

胡大人不以为然地捋捋胡子:“名鸽么?跟普通的鸽子味道差不多嘛!”

杨公子只觉得脑子里像飞进了一群炸了窝的蜜蜂,“嗡嗡”作响,晕晕糊糊地回了家,抱着之前那对“靼鞑”的鸽笼又是笑、又是哭。

不知几时,两年前那个白衣年轻人已站在他眼前,一脸怒容:“杨亿啊杨亿,我以为你是个真正爱鸽子的人,才把自己的子孙交给你养。没想到,你竟把它们亲手送到煮锅里被别人吃掉了!算了,是我看走了眼!我还是带着子孙们远离这里吧,免得被别人吃掉!”说完,年轻人化作大白鸽,双翅一挥,鸽子笼全部打开了,那对“靼鞑”生的几对白鸽,统统跟随他飞走了。

杨公子一惊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听雨斋的床上,吓出一身冷汗。他连忙披上衣服,到鸽舍查看:那三对白鸽果然都不见了。杨公子看着空荡荡的鸽笼,面如死灰,直愣愣地站到天亮。

从那以后,杨公子把自己养的鸽子全部送给了亲朋好友,再也不提养鸽子这回事了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