磨刀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磨刀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从国企老总到房地产大亨下部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52:26 阅读: 来源:磨刀石厂家

那天晚上离开李局长家,我开着越野车在繁华的街道上疾驶,我望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,心绪万千,久久不能平静,为了做人上人,也为了不冤做人一场,我只有一搏,而且必须一搏!

如何让东风厂为我下几屋子金蛋来呢?很长一个时期以来,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并且不断地向李局长吹风,问他要是厂子撑不下去真的倒闭了怎么办?李局长要么淡然一笑,要么淡然地说:“东风厂不至于也走到关停并转这一步吧?”

他也说过好几回了,东风厂要是真的垮掉了,那也是天数,说明国企气数已尽,该关该停该并该转,我决不会心慈手软,改革嘛,就是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!”

等我摸到李局长的脉搏后,我便问他:“要是东风厂破产了,李局长您看,是转制好呢还是卖掉好呢?”

“是转是卖我倒无所谓,国企的出路无非就是关停并转。”

我又敬了李局长一杯酒,李局长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心情很是沉重:“天命难违啊!”

那一天,我又请李局长在一家星级酒店吃晚饭,我们谈了很多,谈得也很投机,不但我摸到了李局长的脉搏,李局长也摸到了我的脉搏,他好象窥探到了我的心思,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?

那天深夜,当我送李局长上车时,李局长忽然随口问了一句:“东风厂要是卖掉,你有本钱接盘吗?”他说着上了他那辆本田越野车,车子飞驰而去,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之中……

我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了!于是,我请李局长到泰国一游,我是想借旅游那几天朝夕相处可以与李局长走得更近一些。

抵达泰国的当天夜里,我们观赏了泰国著名的蒂芬妮歌舞团的人妖表演,先是一群服饰华丽的“少女”表演泰国的民间舞蹈,那柔美的舞姿,那婀娜的身段,那轻盈的舞步令人叫绝;接着,一个体态窈窕、如花似玉的“少女”边扭着身子边唱一首中国歌曲《四季歌》;最后,一群美艳的“少女”又跳起了《草裙舞》,几乎全裸了,将“少女”的美表现得淋漓尽致……

我看得目瞪口呆,这群“少女”真的太美了,比女人还女人,许多女人未必有他们那么美,那么令人心动。

深夜回到我们下塌的酒店,李局长告诉我说:“不是人人都可以做人妖的,就拿刚才我们看的蒂芬妮歌舞团的人妖表演来说吧,这是泰国最大的人妖歌舞团,演员的容貌和身材都经过特别严格的剔选,然后经过严格的训练才登台表演的。”

“看来李局长是个泰国通,或者叫人妖通吧?”我边喝茶边说。

李局长摆了摆手笑道:“通谈不上,只是泰国来了好几次了,略有了解而已吧。”

“刚才在餐厅吃饭,你看色情表演眼睛一眨也不眨,一个老男人了,脸不红心不跳,你倒是很有免疫力的嘛。”

“少见才会多怪,见多才会不怪,才会习以为常嘛,啊?”

“外国人的花样镜真多,刚才那帮色情表演的女孩子,解下一个又一个乳罩,乳罩一个比一个小,最后一丝不挂,亏他们想得出!小日本的花样也很多,让人大开眼界啊!”

李局长沉思了一下说:“要是东风厂真的垮了,接盘价2000万元,这不但是局里的意思,也是上面的意思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我早就合计过了,我们几个高管最多只能凑到7。800万。”我脱口而出说道。

李局长笑道:“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哪,还讨价还价。你们接不了盘,那就让接得了盘的人来接。”

我替李局长点燃一支烟,自己也点燃了一支,边抽烟边说:“东风厂早就是夕阳产业了,机器设备都老掉牙了,厂里退休和下岗职工一大堆,接盘是有很大风险的!”

“你骗小孩啊?你以为那些官老爷都是傻大爷啊?他们贼精贼精,东风厂的产品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,至于说困难嘛,的的确确是不少。”

我笑道:“李局长您大权在握,您发表个意见,哪个敢放一个屁?我是一个明白人,心中有数的。”

李局长笑呵呵地说:“两千万变一千万,真的是老母鸡变鸭呀,你总得有让人心服口服的理由吧?”

欲要理由,何患无词?我罗列了东风厂的一大堆困难,我就是想证明,东风厂卖得掉那还是东风厂的造化呢!

在李局长的斡旋下,局里终于采纳了我的“老母鸡变鸭”计划,同意接盘价1000万元。

一天夜里,李局长忽然来了一个急电,要我马上到他家里去,说有“很不幸的消息”要告诉我。我正在家附近的一家饭店里吃饭,我吓坏了,饭都不吃了,在街头叫了一辆车,半个小时后我就到了李局长的家。

是李局长开的房门,我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心情紧张地盯着李局长看,等着他告诉我“很不幸的消息”。

没有想到的是,李局长象啥事也没有,慢条斯理地泡了两杯茶,一股香味扑鼻而来,我知道是上等的好茶。但我无心喝茶,更没有“闻香”的雅兴,急切地问道:“李局长,到底发生了啥事?莫非局里不同意我们的‘B计划’?”所谓的“B计划”,就是我的“老母鸡变鸭”计划。成龙大哥曾拍过一部“A计划”的电影,我笑得蛋疼,要是成龙大哥有意再拍一部“B计划”,小弟愿意无偿提供素材,成龙大哥你晓得了吗?

我一下子站起身来,心急火燎地望着李局长。李局长将我按坐在沙发上,笑呵呵地说:“别急嘛,我的金厂长,抽着烟,喝着茶,咱们慢慢说,啊?”

李局长替我点燃一支烟,他自己也点了一支,抽了几口烟,又喝了几口茶……

李局长忽然对我说:“我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,你的‘B计划’局里和上面都……同意了。”

我当然是欣喜若狂的,“老母鸡变鸭”是我梦寐以求的,有好多次我梦见自己是一只老母鸡,突然间又变成了鸭子(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种“鸭子”)。我强抑制住心中的喜悦之情,沉默了一会儿,压低声音说:“您知道吗,李局长,厂里几个高管东拼西凑最多能搞到500万,我最多拿出200万,还有300来万的缺口该如何填补呢?”

李局长惊得目瞪口呆,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:“小金啊,你是耍我吗?你不是反反复复说能拿出1000来万吗?你倒是‘老母鸡变鸭’了!”

“李局长,您财大气粗,要不,您也凑点?”我一本正经地说。

李局长举起巴掌刚要抽我忽又停住了,手悬在空中:“你要是我儿子,我非打烂你的嘴不可!看你还敢不敢吹牛B了,你让我凑30万还马马虎虎,你让我凑的是300万啊,我的老弟,你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了吗?”

我将李局长的手拉下来,一本正经地说:“那可是你女儿对我说的。多年前,李艳就对我说过,家里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。”

“李艳真对你这么说过?这死丫头,真的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啊。”李局长沉默不语,忽然开口了,“要不我也凑点?谁让你是我女儿的人呢?我不帮你谁帮你?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你到底还缺多少?”

“我们几个高管最多能凑500万,我最多凑200万,另外300万您李局长就当九牛拔一根毛吧。”我脱口而出,这笔账我算过好多次了。

李局长喝了一口茶,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小子也别太抬举我,我哪里拿得出300万?记得我对你说过,我大哥在上海有一支工程队,尽管小打小唱,钱还是赚了一点的,凑一点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。”

后来我才知道,李局长的大哥李大哥是浙江温州人,改革开放之初靠制造、贩卖假冒伪劣商品发的家,后来,小生意不做了,带了一帮兄弟闯到大上海组建了一支工程队,不但承接房屋的维修、装璜工程,还开发、推出了几个楼盘。由于对房地产市场的前景缺乏把握,也因为资金不太雄厚,他们开发、推出的是几个小楼盘,始终成不了大气候。后来,他见我创建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,死心塌地的跟了我,那是后话了……

正当我跟李局长谈得起劲的时候,李艳回来了,她的手里拎着两大包新买的东西,随她一起来的是两个富家女,她们两个也拎着或捧着很多东西。李局长曾告诉我说,那个胖胖的富家女是某高官的女儿,那个高官是李局长的至交,给过李局长很多帮助;而那个很苗条的富家女是某位巨商的千金。她们热衷于吃喝玩乐,旅游购物,花钱如流水,时常是结伴而行……

奇怪的是,自从多年前我们有过一夜情后,李艳见到我最多点点头,笑也难得笑,今天却冲着我很友好的甜甜一笑,她似乎有话要对我说。也许是由于那两个富家女上楼去了,也许是手中拎着很多东西不方便,她也跟着上楼了,但她一直回头笑咪咪地看我,这倒是很少见的,莫非她还想跟我一夜情?别看她已人到中年,但风韵犹存,还是让我心动!

要把“A计划”变成“B计划”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的。局里和上面的口径是2000万元,现在却要拦腰一刀,他们怎不痛心疾首?你手中的股票100万变50万,难道你就不心疼?难怪许多人要把炒股亏损叫做“割肉”了!

尽管“B计划”上面批下来了,但后来李局长告诉我,他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。局里及“有关部门”的一些人死活不肯批,说这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,有的人说得更直白,说这是黄金当白菜卖。后来多亏李局长从中斡旋,据理力争,加上国企改革已经全面铺开,国企关停并转势在必行,“抓大放小”的政策也出台了,一些“老顽固”才改变了立场,改变了口径,终于采纳了李局长的“B计划”,“老母鸡变鸭”也终于成为可能。

东风厂几个高管出资500万元,我一个人就拿出了500万元,当然,其中有李局长的300万元。我理所当然当选为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从前吃的是大锅饭,做好做坏一个样,即便企业亏损也有国家养着;即便一些人出工不出力、三天两头混病假企业也没有办法。东风厂的退休职工比在职人员还要多,你说企业负担有多重?后来有了养老金统筹,才减轻了企业负担,而起先养老金统筹是没有的,退休工人的退休金还是由企业发给。

以前我从来不看书,闲来没事才看了几本金庸、梁羽生的武侠小说,现在我再也不看这些乌七八糟的书了,我看的几乎都是经济类的书籍,跟人谈的不是巴菲特,就是李嘉诚;跟人聊的不是股票,就是股份制……

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变成了股份公司,再也不姓“公”而是姓“私”了!想当初,中国农村就是“一大二公”,严重制约了农村经济的发展,挫伤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。而后来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兴起,彻底改变了我国农村的面貌,激发起了农民无比高涨的积极性和创造性。

现在,做好做坏再也不是一个样了,做得好,企业就赚钱多多,你才会收益多多;做得不好,你就赚不到钱甚至亏损,企业就要破产了,你也就遭殃了,这样的事例在资本主义国家屡见不鲜。外国行之有效的东西,为啥不能为我们中国所用呢?时代的发展,要求我们改革,不断改革,而所谓的改革,就是要完善以前不够完善的地方,走从前没有走过的路,要是不改革,那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为了统一思想,同心同德,再创东风厂的辉煌,我召开了多次的高层会议及职工大会,把道理给大家说明白。大家也明白了“厂兴我荣,厂衰我耻”的道理,明白了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的道理,职工们认清了形势,有了一种忧患意识,所以都能努力工作,因为他们明白:“今天工作不努力,明天努力找工作”……

厂子当年就扭亏为盈,过年的时候,职工们拿到了久违的红包,钱虽然不是很多,但大家看到了希望,劲头更足了!

此后的好些年直到我辞去东风厂的一切职务,东风厂每年的利润比上年增长近两成,这是前所未有的新气象,职工们的钱包也越来越鼓了,而我们几个高管赚得就更多了,没有几年,我就是亿万富翁了!

看见东风厂兴旺发达,我就想着上市,我把我的心事跟李局长谈了,他说他“一定大力支持”。我先前说过,之后的好多年里,我送给李局长的礼,光现金就有好几百万元,还不包括一幢别墅和其他许多贵重物品,都是借李艳过生日的名义送的……要是我赚不到钱,我又如何会送李局长那么厚的礼?他是很明白的,支持我对他有极大的好处!

东风厂改制后,我们给那家乡办厂的订单逐渐减少了,另外,由于那家乡办厂经营不善,终于倒闭了。李局长没有怪我,加上我暗地里给他的好处更多了,我们的关系更好了!本来嘛,许多乡办厂就是有靠山才发展起来的,随着大批国企关停并转,加上他们根本不懂企业经营之道,先前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起来的乡办厂,又一蜂窝地倒闭了!

两年后,在李局长斡旋下,东风厂以“东风股份”之名称在上交所上市。数年后,我手中的股票解禁,我抛出了全部股票,辞去了东风厂的一切职务,组建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,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我国的房地产事业中……由于抛出股票赚了二亿多元,我的房地产事业才会蒸蒸日上,才会兴旺发达!东风厂真的为我下了几屋子金蛋,成就了我的辉煌事业,更成就了我辉煌的人生!

改革开放前,要是你来上海,你看国际饭店,一定要把头仰起老高才能看到顶层,要是你戴帽子的话,帽子一定会掉在地上。是的,那时候国际饭店是上海最高的建筑,而如今,上海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,有许多都已超过了国际饭店的高度,国际饭店几乎成了小弟弟了。

改革开放后,上海大力拆迁和改造棚户区,每年都有成千上万户的居民搬进新居,那种“三代同堂”、“四代同堂”的家庭越来越少了。而那时建造的大都是动迁房,很少造数十层的商品房。所以,一些外地的施工队,最多搞点维修、装璜工程,很少建商品房,就象李大哥那样,始终成不了大气候。

但我觉得,老百姓生活好了,必然会考虑住房问题,他们决不会满足于动迁房,毕竟动迁房的层次是不高的。应该说,中国人是很重视“住”的,有句话不是说吗?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只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讲究吃穿住成了一种奢望了。

而如今,随着中国社会的大发展,必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满足于已有的住房,或动迁分配的房子,他们越来越讲究住房的宽敞性,舒适性,奢华性。

尤其是,看到李大哥的工程队也搞起了房地产,我的心里痒痒的,只是他把握不住房地产未来的前景,一直小打小唱,所以很难有大发展。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,房地产就是一个金娃娃了。

于是,我花了2000万元在浦东沿江地域买了一大片荒地。反正我也赚了好多钱了,中国通涨这么厉害,死存钱是下下策,只会不断贬值,钱生钱才是上上策。有句话说得好:你不理财,财不理你!

我买下那片地后也不急着建房,说实话我已倾其所有了,根本没有钱建房,办法不是没有,可以朋友凑,也可以问银行贷款,但我看到地价一路飙升,我更不急了。没有想到的是,五年后这块地升值了好几倍,我净赚了2亿5千万。他奶奶的,时来运来推不开,步入地产一起来!

这五年,东风厂可谓蒸蒸日上,我又赚了几千万,心想,那块闲置五年之久的地皮也该建房了。于是,我把李局长和李大哥请到酒店里吃饭,我把我的想法对他们和盘托出了。

为了表示我非常看好中国的房地产,我坚定地说:“未来10年、20年甚至30年,中国的房地产将会大发展,至少有15年的辉煌,要是我的判断失误,我从浦西爬到浦东!”

李局长沉思少顷说:“小金啊,你的判断或许是对的,我也有同感,我有一些朋友也开始蠢蠢欲动了,有的已小试牛刀。”

我对李局长和他大哥说:“要不,我们三个人大联合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大家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李大哥一拍胸脯说:“我没问题,我看得出金大哥是做大事的人,我把我的一支工程队拉过来跟着你干!”

李局长沉思良久,对我点了点头:“年轻人有闯劲我很喜欢,要不,我也支持支持你们吧?”

那一夜,我们边吃边聊,大家的兴致很足,谈到了中国房地产的未来,谈到了我们的未来,更加坚定的认为我们的未来决不是梦!

有李局长和李大哥这两位“大亨”的鼎力支持,很快就筹到了建房的款项。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把建房的工程交给了李大哥。那块闲置了五年的荒地上就要建起一座雄伟、漂亮的高楼大厦了。这幢大楼刚建成,我们又在周边建起了好几幢大楼,形成了一个高档的住宅小区,住在这里的业主非富即贵,成了炫耀身份的象征。

由于这片大楼建在浦江之畔,不但风光秀丽,交通也非常便捷,从南浦大桥下来就看见了(其实隔江或上了南浦大桥就能看见)……

我们在卖期房还是卖现房的问题上有了争议。李局长和李大哥说,要是卖期房就能马上收回投资还贷。而我说,看情形地价和房价还要大涨,卖期房最多赚点利息,而卖现房就不同了,卖的是一年后的房价呀,赚的钱肯定比卖期房多。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,后来盘子出手后我们算了一笔账,我们赚了五亿五千万,要是当时卖期房就要少赚近一亿元。

李局长跟李大哥对我刮目相看起来,我们走得更近了,还称兄道弟起来,他们都叫我“金大哥”了,尽管我的年龄比他们要小……

在拿地、建房的过程中。我通过李局长和李大哥认识和结交了不少官员。如今的一些官员,真的可以用四个字概括:“贪得无厌”。别看我的第一个大型楼盘是建造起来了,可我们送出去的“礼”却很沉重,那一大片楼房虽然漂亮,但谁能看见背后的丑陋?二。三十套房子都用来“铺路”了,想想真***的心痛,但要是不送礼,你的许多事情就办不下来啊?

而我跟李局长和李大哥走得更近了,时常上酒店喝茶,吃饭,洗桑拿。还好几次出国旅游……我觉得,钱只有在使用中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,才能感到赚钱的快乐。钱要是变成存单老是不用,那简直就是废纸一张,一张废纸!那你还赚什么钱?

这一天,我又跟李局长和李大哥在一家酒店喝茶,闲聊,席间工地出了一点事,李大哥匆匆告辞了。他现在已是我的房地产公司的总监理了。

李局长沉默了一会儿,跟我聊起了家常,我一一作答。尤其是,他问我已人到中年,为啥还孤身一人,难道不想有个温暖的家吗?难道不想有个温柔、贤惠的太太,有个可爱、伶俐的孩子吗?我苦笑了一下,不知如何回答也就索性不说了。他还谈到,李艳老大不小了还不谈对象,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?他还问我,当初跟李艳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?为啥就不去发展呢?

“当初,李艳向我提议你做副厂长,我还以为你们有那种关系呢,我喜欢得不得了,没想到的是,李艳闲来没事,吃饱了撑的,觉得好玩,害得我为你忙了好一阵子……”

李局长默然地望着窗外,默然地说着……

我笑道:“李局长,那你现在就提议撤了我这个厂长吧。”

李局长喝了一口茶,苦笑着说:“你现在的翅膀比我还硬,我想搞死你都没那个能量了。”

“李局长您说得倒是大实话,看不出您还很有自知之明呢!”我戏谑地说。

忽然手机响了,我看了一下手机,对李局长说:“你宝贝女儿发给我的短信,她请我在星巴克喝咖啡呢!你说,我是陪你好呢还是陪你女儿好?”

李局长一把将我推开了,吼道:“你陪我这个老头子有啥用?当然你应该陪李艳啦,你们好久没有坐在一起聊一聊了。”

我随手拿起椅子靠背上的一件西装,边披在身上边匆匆走出去,在我转身走的一刹那,我看到李局长的眼眶里含着泪水,我知道,是他的宝贝女儿让他放不下心来……

我一走进咖啡馆,就见李艳倚窗而坐,一个人默默地喝着咖啡。她看见我后,又问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,双手捧着放在桌上,然后一语不发,就当没有我这个人似的。

我坐在她的对面,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,她已人到中年,但还是风韵犹存,还是那么亮丽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,有些憔悴。

她默默地坐着,默默地喝着咖啡,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。

好长时间后,我忍不住了,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:“李艳,你约我来,为啥不说一句话?”

李艳爆发地说:“现在我还能说啥?你现在可不得了了,是上海滩人人皆知的金大亨了,就象当初人人皆知许文强那样!”

我极力安慰她:“人家可以那样想,就你不能那样想,我还是我!”

“真的吗?你不觉得你很虚伪吗?你是自欺欺人吗?”李艳冷冰冰地说道。

泪水一下子涌出了她的眼眶,在她那张苍白但依然迷人的脸蛋上流淌着。

李艳倐然站起身来,冲着我吼道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了,请你从此也别再来我家了!”她哭着冲了出去。

我望着她的背影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我又没有得罪过她,干嘛发那么大的火,就象吃了炸药似的。她咋那么恨我呢?这只有天知道了!唉,女人或许都是不可理喻的。莫非她更年期综合症爆发了?

正在我纳闷的时候,手机铃声响了,是我刚入房地产市场时结识的一个官员打来的,他告诉我说,37号地块下月中旬招标,而沿线将建地铁,拿下地皮是稳发财的;他还说,刘大奎好象也有消息,发誓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这块地皮。

刘大奎是有名的房地产商,至少在上海是响当当的人物,我岂可跟他比?又岂是他的对手呢?唉,棘手得很哪,哪天跟李局长和李大哥商量一下,看有啥妙策?

一天夜里,我躺在床上,眼睛盯着天花板在想心事。尽管两个“小娇妻”就睡在我的身旁,但此时此刻我对她们没有一点欲望,她们猜我今天肯定不会“用”她们了,不一会儿两人便睡着了。一个叫莉莉,今年才19岁,过年时我到一家酒店吃饭,一眼就看见她穿着紫红色的制服端庄地站在电梯门口,为客人指路,她有着一种朴素的美,清纯的美,还有一种青春的美,我一下子动心了,吃好饭我就带她走了;还有一个叫丽丽,今年22岁,是我过年后去一家浴场认识的,她的按摩技术很不错,更重要的是她的声音很甜美,于是我决定包养她,每月给她5万元零化,她不假思索就跟我走了。

说起这两个女孩子,我再多说几句。当天夜里。我带莉莉去了一家酒店,吃好饭我开了房,我们闲聊了起来。她谈了很多家乡的事,因为家里穷才出来打工。由于她的形象及气质颇佳,饭店当即录用了她。我们一直谈到深夜,她说该睡觉了,我躺在床上,对她戏谑地说:“那你就上床来嘛。”她羞红了脸,她说跟男朋友都没有这样过,有一次男友拉她上床,她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,对他说,没有结婚她是决不会干那种事的,那太丢人了。所以,谈了一年多朋友,男朋友还是没有占有她。

我从包里抽出五叠一万元的钱放在茶几上对她说,要是你同意,这钱就是你的,而且我每月给你五万元,她盯着钱看着,目瞪口呆……

我不知不觉睡着了,半夜等我醒过来,她已睡在我的被窝里了。我将她紧紧搂住,她害羞地说,要是男朋友知道她这样,肯定不会要她了。我开玩笑似地说:“那你就嫁给我吧。”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,真是好看极了!

丽丽的故事就没有那么多了。那天我去浦东工地视察,弄得一身灰,我看见附近有一家大浴场,便进去洗澡。洗好澡我在大堂休息,一个女的硬拉着我去按摩。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女按摩师很有几份姿色,又充满着一种青春活力。我总以为按摩是用手的,没有想到她是用玉体给我做全身按摩,我有种很惬意的感觉,我发现她做得很不错,于是我决定包养她,做我专职按摩师……

一下子弄了两个“小娇妻”,我也不想委曲自己住原来的房子,于是,我化680万元买了这幢别墅,楼下还有一个大花园,阳台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游泳池,我在夏天时用一用,另外三季是闲置的。

忽然我一骨碌下了床,披了一件衣服走出了房间,现在已是深秋了,夜里的风有点凉人,我这个人即怕热又怕冷的,所以我的房间一年四季恒温在26度。

我开着我那辆越野车在街头风驰电掣般驶着,我不知道我要上哪儿去,你们奇怪吧?是时已是深夜,深秋的深夜,还会有多少人不回温暖的家呢?

路上行人寥寥无几,车子也很少,只有我的车在一路狂奔!(不用担心电子警察,那时候还没有这个“假”警察呢!)

忽然间我看到了熟悉的地方,那是李局长居住的别墅群,看来,冥冥之中我跟李局长是连在一起的,要不然,10多年前李局长咋会视察我们厂呢?她又如何会带一个美女秘书来呢?那个美女秘书又怎会是他女儿呢?他的女儿又怎会提议我做副厂长呢?难道仅仅是巧合吗?不,有句话早就说过:“命运天注定”!

我泊好车,按响了门铃,李局长开了房门,巧的是,李大哥也在,两人正在喝酒聊天呢!

李大哥替我倒了一杯酒,我将杯里的酒喝了个底朝天,李大哥又替我倒了一杯酒对我说:“酒量好也须悠着点儿。”

我把我的心事说了,李大哥不以为然地说:“我当是啥大事呢?把刘大奎给做了不就得了?”

“人命关天的事最好慎之又慎,难免会惹麻烦的。”我说。

李大哥说他道上有人,几条人命怕个鸟?

李大哥对我说:“上回我们请一个当官的吃饭,他不是拍着胸脯说,你有啥事找他嘛,他说他全帮你摆平。”

“最好不要没事找事,有事我们也不怕。”李局长说。

李大哥说,一个礼拜就将事情摆平,让刘大奎在地球上永远消失。

由于已经是凌晨时分了,我们就不谈了,第二天中午,李大哥来找我,我们在客厅里商量着做掉刘大奎的细节。刘大奎的计划无懈可击,于是我说就这么办吧。

没有想到的事有两件,一件是刘大奎被害的消息上了电视,警察为此还找过我,他们得不到任何线索就走了;二是隔墙有耳,我跟李大哥做掉刘大奎的谈话,居然被人偷听了,以至于我后来又不得不多杀了两个人。

半个多月后,37号地块招标,由于少了刘大奎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我自然拿到了那块地皮。几天后就有新闻说,37号地块沿线将建地铁,沿线的地价、房价开始疯涨,那块地皮让我一夜之间赚了2亿5千万。那个提供给我消息的官员,我送他老婆和儿女去美国定居,并帮他们在美国买了一幢别墅……

一天夜里,我洗好澡刚走进卧室,不知啥时候丽丽已经从床上坐到了沙发上,她正发着呆。莉莉的爸爸在外面打工累病了,前几天莉莉就回老家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我忙了一天累死了,也没有管丽丽,便躺在床上睡了。丽丽走过来,用手指弹了弹我的胸脯,低声说道:“前些天我在电视上看到房地产大亨刘大奎被人杀死了。”

“可能是他得罪了什么人吧?所以人家非要置他于死地吧?”我随口说了一句。

丽丽将脸贴近我,几乎要碰到我的脸了:“那天早上,我听见你跟李大哥的谈话了。”

我大吃一惊:“你都听到什么了?”我边问边抓着丽丽的身子不停摇晃着。

“你抓疼我了。”丽丽挣脱了我,“反正,你跟李大哥的谈话,我跟莉莉都听见了,当时我们正好在楼上的客厅里,莉莉问我做掉是啥意思,我没有告诉她,不过我懂。”

我将丽丽紧紧抓住,警告她说:“你啥都没有听见,你要是胡说八道,我对你不客气!”

丽丽微微一笑:“你别紧张嘛,金叔叔,只要你给我30万,我就守口如瓶,啥也不说,打死我也不说。”

我把丽丽紧紧搂在怀里,装出一副怜悯她的样子:“我知道你们也挺难的,钱对你们来说太重要了,不过,你也不能敲诈我啊?你让我寒心!这样,我给20万,多一分也没有,明天我就给你钱,你拿了钱滚回老家去,别让我再见到你!”

次日中午时分,我抽出时间特意去了一趟别墅,将一张存了2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了丽丽,她将存折放进了自己的一个红色旅行包,夹在了衣服中间,而后拎起旅行包走到了门口,忽然她又走回来要亲我,我一把将她推开了。

我冷冷地看着她,对她吼道:“你滚吧,你要是再来纠缠我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几天后,莉莉回来了,我知道莉莉很单纯又很善良,决不会象丽丽那样对我无情无意。于是,我把一张10万元的存折交给了她,对她说:“这里是十万元,你拿着,全国邮局都可以取钱,你回家吧,好好过日子,要孝敬爸爸妈妈。”

“金叔叔,你真的让我走吗?这次回老家,我男朋友也挺想我的,舍不得我再出来打工,爸爸妈妈外出打工了,爷爷奶奶很孤独,我看了很伤心。”莉莉默默地说。

我拥住她说:“那你就走吧,我送你去车站。”

莉莉搂住我亲了几下我的脸,伤感地说:“叔叔是好人,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好。”

我送走了莉莉,我以为事情摆平了,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!

一个多月后,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,他自称是丽丽的男朋友。他说丽丽告诉他我杀人的事了,他说,其实我接到这个电话应该很明白了。他说,只要我给他们100万就两清了。

真的是岂有此理!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怕过谁,更不曾被人威胁,也不怕有人威胁!谁要是活得不耐烦了,那他只有死路一条!

于是,我约他来别墅面谈,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起来了。那天中午他们来的时候,我已经等在客厅里了,我们一起坐在了沙发上,我不说话,他们也不说话,丽丽对她的男友耳语着什么,我听不清。

我忽然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?丽丽的男友冷冷一笑:“给我们100万,我们拿了钱就走,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谁也不认识谁!”

我吼道:“我凭啥给你100万?”

丽丽的男友又是冷冷一笑:“100万买你这个亿万富翁的命,你不觉得太值了吗?金老板,你知道不知道,我跟丽丽太穷了,穷死了,在你们富人眼里是穷鬼!为了赚钱结婚生孩子,她硬来上海打工,我没有办法啊,我连自己的女人都养不活,还有啥脸说三道四?她在上海打工,我在建筑工地打工,每天累死累活的干,还是养不活自己!你们做人,我也要做人啊!你给我100万后,我就不打工了,我要做生意,昂起头来过日子!”

有这样的女朋友,就有这样的男朋友!***的,两个穷鬼居然来我这里打土豪分田地来了!你们要分我,我先把你们给拆了!

我约他们明天中午来拿钱。他们走后,我关照手下的人做掉他们。

第二天中午,我先叫人将两人的衣服剥光了将他们从楼上扔出去。事后,我马上向公安报案,说我刚才到别墅后,看到我包养的女人丽丽正跟男人通奸,丽丽羞愧万分,拉着那个男人跑到了阳台,当我追到阳台,男的拉着丽丽跳楼企图逃走,不幸掉进游泳池溺死了……警察勘查了现场后将信将疑,说等调查后才能下结论,让我暂时不得离境,配合警方调查。当天夜里,我找了一个官员,让他帮忙摆平,他允诺了我。从此,再也没有警察来找我的麻烦了……

日子一天天过去,一年年过去,人生就是这样,人类社会就这样发展着。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,千万别相信有来世,一片树叶枯萎了,它还会翠绿吗?一朵鲜花雕谢了,她还会盛开吗?人死了被烧成灰了还会复活吗?

既然人生只有一次,那我们为啥不活出精彩来呢?而要活的精彩,就要拼搏,所谓“人生能有几次搏?”搏是什么?就是为了到达胜利的彼岸、实现自己的最高目标去搏命!

刘大奎的死我没有看到,据说他身上被捅了十多刀,被沉到了河底,巧的是,渔民已撒下网准备捕鱼,最终,鱼连同尸体“一网打尽”,那个渔民吓坏了,赶忙报了案。真不知道李大哥手下是怎样做事的?尽管本案成了悬案,但还是惹来了许多麻烦,我就不细说了。

而那个丽丽我是看着她死的。李大哥手下将她和她男友剥光了衣服从楼上扔了下去,正巧掉进游泳池里。他们俩一边挣扎一边喊“救命”……说真的,一刹那间我是有过怜悯之心,尤其是丽丽,那么年轻,那么漂亮,那么可爱(尽管她还可恶),再说,她给过我许多快乐,但想起他们俩威胁我,敲诈我,那个男的还那么气势汹汹,不可一世,我就饶不了他们!最终他们沉下去了,我还以为农村孩子都会游泳呢,想不到他们居然不会游泳,只能命归黄泉,这是天意!

自从我涉足房地产,我就与拿地、开发、工地、接盘、吃饭、应酬、拉关系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找女孩子玩,那只是我精彩人生的点缀而已。而拿地、开发、推出新楼盘是为了赚钱,而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人生!事实上,我早已是亿万富翁了,人生的一切似乎我都有了,我真的不知道那些穷鬼是怎样想的?

然而,我却感到身心疲惫,憔悴不堪,很担心哪一天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,现在不是时有人猝死吗?

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时常在床上展转反侧睡不着,我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了,干嘛还要疯狂地赚钱?干嘛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甚至灭绝人性?难道你也要象李嘉诚、霍英东那样成为企业家成为美谈吗?上富人排行榜?几百亿、几千亿又有啥用?还不是一日三餐、屋里放一张床吗?豪宅一套就够了,豪车一辆就有了,你开豪宅博览会、豪车博览会有意义吗?

我现在越来越欣赏李艳了,她是官二代更是富二代,家里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,她再去工作再去搏又有啥意思?而她整天在局里面对老头老太,没有快乐,难道这才是人生吗?

人啊,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尤其是虚荣心而自寻烦恼,甚至走到穷途末路的!

人活一日就是要享受一天的生活,而决不应该被工作所累,被虚幻的东西所累!看看你金大亨,整天想着拿地,造房,开盘,赚钱,为了得到这些你疲于奔命,甚至做尽伤天害理的事……你活得比李艳更快乐、更有价值吗?

哪一天,要是无人可佑你,老天不佑你,你真的会上断头台的!死了也是遗臭万年,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!

终于有一天,我再也不想做金钱的奴隶了!我结束了我的生意,将手中的全部楼盘都出手了(不少专家和中国人看到我凶悍地抛房,甚至惊呼房价要暴跌),还有几个在建的楼盘我都送给李大哥了,在我涉足房地产后,他们给过我许多的帮助,让我马上进入了角色;而李局长,他对我的帮助就更大了,没有他就没有中国的“金大亨”!尽管他早已不是局长了,官做得更大了,但我习惯叫他“李局长”……

我办妥了移民美国的全部手续,我要结束我的旧生活,开始我的新生活!

那天上午,李局长和李大哥都来机场给我送行。一路上他们一语不发,神情很是凝重,我知道,他们舍不得我离去,可他们知道,再也无法挽回了!

一到机场,我车还未停稳,一眼就看见李艳站在她那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前(与她的年龄不相符),她穿着素色的套装,显得那样的雍容华贵,那样的美艳动人……

我下车后呆在了原地,李艳一阵小跑走到我的跟前,凝视着我,忽然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,又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,然后将一封信塞进我西装口袋里……

李艳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,充满伤感地说:“这封信你到美国后再看吧。”

李艳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向她的车,上了车,车子疾弛而去,越驶越远,最后象一颗心那样在远处闪动着,直到这颗“心”也消失了……

我告别了李局长跟李大哥,请他们多保重,然后我大踏步地走向停机坪,登上了飞机。我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看了起来……

李艳说,假如人有来世,她一定把我紧紧抓在手中,决不松手;假如人有来世,她决不会再向老爸提议我做厂长了,啥官都不做,就做一个工人,或干脆啥也不做……

我的眼睛湿润了,我盯着李艳的信发呆,直到飞机起飞了空姐提醒我系好安全带,我似乎才醒了过来……

(全文终)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